香港黑龙报资料

一杯欢喜茶

  少时对于茶的印象是一种散装的大叶子红茶,还有一种袋装的茉莉花茶。花茶是用来待客的。来了客人,瓷杯子里放一撮儿茶叶,热水冲泡了端上去。于我而言这只是一种礼数,那花茶除了打开时一股子香气之外,有什么好喝的呢?红茶则是父亲自用,在一个硕大的搪瓷茶缸里沏着,时间久了,杯壁上结了层层茶垢。夏日放学后大口喝着杯子里的茶,甘凉清冽,因而有了这样一个印象:茶,挺解渴的。

  后来,我邂逅了花草茶。我喜欢流连于茶庄和药店的花草茶柜台,选取自己喜欢的品种。喝的最多的是玫瑰、康乃馨、枸杞、菊花,在晶莹的玻璃杯子里,看她们在沸水淋身之后伸展躯体,恢复美丽,曼妙起舞。吸一口,看一会,心醉神迷。这茶里面是要放些冰糖的,我虽不嗜甜,但仍是怕苦。

  花草茶毕竟是“非茶之茶”,我真正喜欢茶是从铁观音开始的。从亲属那儿获赠几包小袋密封的茶,抱着不浪费的心理泡着喝了,入口香气馥郁,心下一惊,才去留意那包装上的名字。自此,凡有蹭茶机会,必点铁观音。

  一次去云南,旅行社见缝插针地安排赴茶厂、茶庄欣赏茶艺师表演并品茗。似我等初窥茶韵者焉能抵挡住此等诱惑?所以一路买来。品名各为:月光金枝、茉莉青饼、无名小金沱、砖茶等,先别说品质如何,单看五花八门摆在那里,就会忍不住赞叹一声:好热闹!

  品过闻名已久的大理白族三道茶。普洱茶里放了蜂蜜、果仁、花椒、盐巴等,煮好了用小杯子逐次端上来。就着白族妹子的介绍,感受一道茶苦若生命,二道茶甜似爱情,三道茶淡如清风的滋味变化。茶本是简单的,加了各色调料,变得五味杂陈,人生原是素淡的,因了诸般情怀,致使五彩斑斓。而最终,茶残,情淡,泼去,渐远。

  我至今算不上懂茶,喝茶自然也是不挑剔的。偶尔会有友人赠与好茶。此“好”非品质价格层面上的好,而是朋友觉得好,乐意与我分享的好。其实不过是一种心境,喜欢了就是好。不觉中,我成了一个好茶之人。

  最近案头上,放着的是猴魁、普洱、金骏眉,还藏着些柑普茶等,想要喝茶时便随意选一种。简单的飘逸杯,简洁的玻璃直杯都是我常用的。至今我也没置办一套专业茶具,心底懒得给自己加上那些繁琐。曾于午后醉茶,熏熏然不知今时何时,身在何处。夜深时,持杯慢饮,真不知品的是茶还是人生了。

  作者:程丽英责编:张文斋校对:丁涛监审:王怡洁

上一篇:静待花开

下一篇:悠悠家乡行